追问黑龙江在押犯脱逃案:重刑犯手铐脚镣如何打开

发布日期:2019-11-06 17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华网哈尔滨9月3日电 2日4时40分许,黑龙江延寿县看守所三名在押人员杀死一名民警后“越狱”,至今在逃。哈尔滨市公安局1.5万名警力全警参战,并出动警用直升机。目前三名嫌犯已被公安部列为A级逃犯,每名通缉犯的悬赏金15万元。

  看守所应该戒备森严、关卡重重,嫌犯如何打开监舍、如何打开手铐脚镣“平趟”逃脱?这仍是一个谜,警方也未透露更多的细节。受访的法律专家、业内人士指出,延寿县看守所脱逃案有“四大”疑问待解,这些疑问背后则是看守所管理的节节失守。

  一个监区分为若干个监舍。监舍门需要民警打开,出了监舍门,还有一道门,有民警值守(一般为两人)。再往外走是监区大门。出了监区大门,就进入工作区,这里有武警值守。

  《看守所执法细则》规定,夜间无特殊情况,不得打开监舍,一般也不会提讯嫌疑人。“如遇紧急情况必须打开监室门或者进入监室的,必须有两名以上民警进入,并经带班所领导批准,通知驻所武警中队”。

  山东省一看守所负责人指出,从公开的案情来看,三名在押人员是杀死一名监管民警后逃走,“按规定,看守所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,不允许一个巡视民警值班,必须确保每个区域必须有两名以上民警值班。”那事发时,其他民警在哪里?

  三名在押人员出逃时,身上都穿有警服。犯罪嫌疑人王大民着深蓝色警用春秋常服(二级警督警衔,无其他标志)、犯罪嫌疑人高玉伦着浅蓝色长袖警衬(无警衔和其他标志)和犯罪嫌疑人李海伟着浅蓝色短袖警衬(警号025125,无警衔和其他标志),下身都着深色长裤。

  长期从事监所管理研究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雷介绍,按照规定,监所内要有24小时的巡查和监控,还要进行交叉检查;进出监所大门都有武警哨兵,出入监所不能只看制服,必须查验证件,此次案件在这个环节上有疑问。

  三名在押人员都属重刑犯,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致死未判决;高玉伦犯故意杀人罪已判死刑,正在复核期间;李海伟涉嫌故意杀人,尚未判决。

  看守所条例规定,看守所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;对已被判处死刑、尚未执行的犯人,必须加戴械具。

 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赵兴祥介绍,戴手铐脚镣增加了脱逃的难度。一个监舍中一般关押若干人员,重刑犯脱逃,道家的文化里有没有对应佛家三千世界的说法,需要打开手铐脚镣,这一过程,会有人知道。而且,死刑复核期间的在押人员,昼夜有人盯防。“如何打开的手铐脚链,疑问待解。”

  记者在延寿县公安局提供的视频截图上看到,从4时44分27秒到4时45分20秒,三名在押人员分别从监区的大铁门出来,向监区外走去。

  北京市公安局一位熟悉看守所的民警提出,嫌犯为何能突破重重关卡?“一般看守所,仅监区外围就有几道门,而且每次只能打开一道门,其余的大门必须等这道门关闭后才能逐一打开。”这位民警说,在一些看守所里,监室大门被设计成“AB门”,即两道大门只能按先后顺序打开,不能同时开启,有的看守所监室大门除了有铁锁外,还配备了电子锁,也必须按顺序打开,一旦有人破坏将立即报警。

  他同时指出,大部分看守所监区和民警工作区是隔离的,之间还有开阔地,从监区出入的人员全部暴露在执勤的武警视野里。

  山东省一看守所负责人告诉记者,在押人员脱逃肯定是管理上出了问题,而且不是一个环节出问题,是若干环节都出现了问题。

  延寿县看守所脱逃案是一起罕见个例。但程雷说,从目前官方披露的信息看,此次脱逃事故难逃违反监管工作规定的嫌疑。

  今年7月广西玉林18名戒毒人员从戒毒所出逃;2009年湖南德山监狱在押犯脱逃,陕西汉中监狱两名在押犯脱逃针对近年各地偶曝的越狱脱逃事件,一位监所管理专家分析指出,成功的越狱击穿的都不是监狱高墙,而是人性弱点。“这次案件犯罪嫌疑人将作案时间挑选在凌晨四五点,这时人一般会精神松懈,注意力不集中。另外,越狱者多是亡命之徒,看守所对越狱者的心理、准备和动态都没有掌握。”

  受访专家表示,此次案件尚需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和披露,但排查漏洞、加强监所管理是当务之急。(记者梁书斌、以75万余元成交的加拿大小岛更是引发了10多万“吃瓜群张志龙、王研、吴书光、卢国强)